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淘宝小号查询

全民阅读123

时间:2020-11-15 13:38:34   作者:文章CMS   来源:   阅读:66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我们终于重视阅读了。从国家领导人到街道办主任,从国家社科院作家协会到县一级的文化馆图书馆,到处都在说阅读。  我们实在也应该把国民的阅读当回事了。统计数字表明,和所谓的发达国家相比,我们的人均书籍阅读量少得可怜。即使和同为所谓的发展中国......

  我们终于重视阅读了。从国家领导人到街道办主任,从国家社科院作家协会到县一级的文化馆图书馆,到处都在说阅读。

  我们实在也应该把国民的阅读当回事了。统计数字表明,和所谓的发达国家相比,我们的人均书籍阅读量少得可怜。即使和同为所谓的发展中国家相比,我们也少得可怜。

  阅读不是体育竞技,以读书的多与少比技艺的高低。阅读也可以是一种竞技,读书的多与少可以是衡量国民整体素质的一个指标。

  我们的经济总量据说已位居世界第二,人均可就寒碜了。所以,我们喜欢说总量。说总量会有一种自豪感。说人均有些夯口,说出来会自个儿脸红,会自卑。没办法,我们人多。

  也正因为我们人多,我们读书的总量也应该排世界前列的,但这一次不说总量,而说人均,非但不显自卑,反倒显出我们正视现实的勇气,也许还有改变现实的行动力。

  以读书写书为业的作家学者们也有了行动,写作之余被邀请到处去说“阅读”了。虽然,与所谓的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真读书、读好书的作家学者也不怎么多,但相对于少读书、不读书的草民,似乎还是有资格说读书的。

  从庙堂到民间,都把读书抬得很高,做得却不咋样。读书不是为了读书,而是为了晋身做官敛钱找女人的,我们也早知道我们的重视读书并不是为了读书,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的。书是砖头,读书是捡砖头,然后敲门。敲开了,就飞黄腾达,有钱有权有女人,光宗耀祖;敲不开,就继续捡砖头,继续敲,直到把自个儿敲成疯子,像范进那样。

  读书能读成范进那样,与读的书也有干系。我们几千年读的就那几本,和现在已成为“发达国家”的人读的书是全然不同的。

  “耕读传家”中的“耕”和“读”,前一个似乎传下来了,后一个没有传下来,至少,传得不好,很不好。所以才有了现在的“全民阅读”。

  专家学者作家都会开出自己以为好的书单。由于是专家学者作家,书单上的自然也都是好书。但这些好的书单,说到底,都是他们的自以为,未必适合每一位渴望读到好书的受众。糖是好东西,但对血糖高的人就不显其好;红萝卜被称为“小人参”,但对我这样从小吃“伤”了的人来说,看都不想看一眼的。

  专家学者作家一类先知者的书单,往往不会像预想的那样奏效。他们的书单仅是一个“好书”的图标,参考是可以的,尽信和盲从,不但对阅读无益,还会使我们对阅读产生失望以至于厌恶的。

  生命是有限的,选择阅读却有无限种可能。一个大学图书馆的藏书,坐在里面不吃不喝读到死,也不会尽读。现在的一个阅读器,能装多少书呢?听说可以装下一个图书馆,那就天天读,一本一本,读不到死,阅读者也许已经发疯。

  以自我的兴趣选择阅读,让兴趣引领我们走进阅读世界,在领略风光的同时,寻找朋友和知己。这也许是最便捷也更有效的阅读路径。有兴趣有诚心真喜欢,总会找到朋友和知己,或者是和散淡的人一起放松身心,或是和伟大的思想家碰撞交谈,如此等等。

  书是写作者以他的眼目和审美浓缩的世界。读书也是阅读世界,以此而论,“秀才不出门,便知天下事”是有它的道理的。

  任何一本书里,都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“真理”,不管它的作者多么自信,吹多大的牛。有的只是他对世界对人事的发现。所谓“经典”,即便是伟大的经典,不过是眼界心界超过我们常人的发现,并有生花的妙笔而已。

  他们的发现和书写,标志着时代精神、思想和审美的高度,具有穿透时空的魅力,常读常新。这是我们选择阅读他们的理由。

  阅读这样的书,面对这样的思想家、艺术家,我们可以倾听,可以交谈,甚至交心,当然,也可以交锋——请放心,只要是人类精神、思想和审美高度的标志性作家作品,他们只意味着高度,而不是高傲,不会蔑视他们每一位真诚的倾听者、交谈者,也不会拒绝交锋,更不会像我们的皇帝一样,让我们跪着,看他一眼也要我们战战兢兢。

  也有希望听众和读者仰视和膜拜他们的所谓大师。这样的大师在中国到处都有,却都是伪大师,不能信他们的。伟大的经典作家作品尚且可以交锋,可以怀疑,对于伪大师,即使不唾弃,也可以不予理会的。

  我们现在才来重视我们的阅读,并渴望先知者给我们指路,不仅与我们貌似爱书重书,实则一直把读书当敲门砖头的读书传统有关,更与我们一直不知道或者忽略了阅读是我们天赋的权利有关。

  从两千多年前的“焚书坑儒”到康乾盛世的“文字狱”,都是对国民这一天赋权利粗暴剥夺和肆意践踏。

  我们以亿计的文盲,无法与阅读发生关系,拉低了我们的人均阅读量。这是一种耻辱,这耻辱不在文盲,而在我们面对文盲的少作为或干脆不作为。

  提供国民愿意阅读的读物,允许国民愿意且也能够创造的读物,是国家的义务和责任。国家可以提倡国民阅读什么,书写什么,但无权强制。强制也是对权利的一种剥夺。

  课本具有某种强制性。一篇《年四旺狠斗私字一闪念》的课文,是深埋在我少年时代的恐惧,至今还会时不时发酵,让我不寒而栗。

  对文化权利的重视,是重视全民阅读的组成部分,甚至处于首要的部位。没有这一个重视,再多的重视,再繁荣的阅读,也有其虚饰性。

  在我看来,网络阅读的碎片化并没许多人担心的那么严重,也不像他们以为的那么可怕。碎片有大小之分,对于整个知识系统来说,一本书不就是一个碎片么?既然都是碎片,为什么要担心网络阅读的碎片?何况网络上的读物不都是碎片,也有大块头的佳构,整套的电子书籍。电子书籍和纸质书籍的区别,仅在于材质和阅读的方式。碎片化也有它的好处,大信息量、多领域、多学科,有利于多视点多角度的认知,丰富知识体系的建构。

  当然,碎片化阅读也有陷阱,但危险并不在于“碎片”,而在于整个阅读过程中永远是碎片,且互不相干。但这样的陷阱,并非网络读物专有,更不是网络世界故意的设置,传统阅读也存在同样的危险。

  网络时代的阅读,彻底颠覆了传统的阅读方式,也扩展了我们享受文化权利的现实性和可能性,仅此一点,网络的发明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伟大的发明。

  事实上,阅读不但可以看见未来,也可以照亮现实,成就我们,成为有情怀,有情趣,身心健康,精神丰盈,向善向美的自我。

  诗人、作家、一级编剧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。现任深圳市文联专业作家,深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
标签:123读书网  
相关评论